首页太阳冬泳队活动通知太阳照片诗情画意想写就写游山玩水开心一笑健康知识致队友关于我们其他
@联系我们
太阳冬泳 > 信息 > 想写就写 > 云河冷坞顶秘境探路记 王跃清
现在时间是: 2020-11-24 12:11
云河冷坞顶秘境探路记 王跃清

(2016-05-01 16:13)

云河冷坞顶秘境探路记(上)

王跃清

  我很荣幸地接到耿队的通知,首次正式参加杭州太阳冬泳队的探路活动,满怀兴奋、期待和神秘!
  12月21日凌晨,我按时起床收拾行装,七点半准时达到西溪路集合点。耿队他们早已在等候,耿队叫大家聚拢,推沙盘简单讲解今天探路的目的和路线。我当时是听得云里雾里,好在我不开车。沈子铭与和睦先生担当此次探路的开车重任。除我是菜鸟外,其他都是老队员,有阿昌、子排、流星、土老头、江心岛。江心岛这次是重出江湖!他自从欧洲游回来后未参加过爬山或游泳活动。

  两辆车驶离了西溪路,沿天目山路,转向文一路后就一路向西前进,后途经余杭西站(与上次我们到官塘水库游泳线路一段相同,官塘水库在分岔口左转),余杭长乐,进入临安境内。天气没下雨但有雾霾中度污染,车窗外面的远处,都是雾漫笼罩。耿队开着腾迅导航,又凭着他的超强记忆,指引着车队前进的方向,同时还要解答我的疑问。而土老头协助耿队通过对讲机联系后车紧紧跟上。

  冷坞顶,是处于临安、安吉、余杭三地交界的一处神秘的人迹罕至的高山,海拔在600米左右,堪称秘境。我们从余杭进入到临安的定云寺一侧,要找到到安吉九亩村的路线,这是我们今天的任务。这样可以为以后大部队的活动规划储备更好更多的路线。2006年杭州太阳冬泳队九十多人分乘四辆中巴曾到过定云寺并穿越到九亩村,最后翻越到临安的林家塘。耿队这样讲着,我也只理解个大概。

这时我们到达了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临安水涛庄村。我们下车停留拍照留念,这个村头就有一条溪水潺潺流淌,水清见底。流星说真想下去游泳,我们都表示强烈的同意!这是个名副其实的村庄!

  过了水涛庄,就进入了山区,开始盘山爬坡,雾气也越来越浓。耿队的导航图上显示右侧有一大水库,因雾大看不清。车窗外的能见度越来越低,我们时而看到山村,时而看到山体,时而看到悬崖。偶尔也碰到山民,沈子铭停下车,耿队按下车窗问一下路,主要是核实方向。盘山公路,有时连续的转弯,搞得导航也反应不过来,叫沈子铭调头行驶,他调头行驶后,导航又叫他调头行驶,晕了!而后面紧跟的和睦先生开的后车也只能是亦步亦趋。关键是这不宽的盘山公路上,找一个调头的地方,真难!

  继续爬坡前进!经过了龙上村、狗坞坑,最后到达了一个寺庙——定云禅寺。我们下车就看到在一尊护法佛像的后面,高耸着大雄宝殿。方丈看到两辆高级轿车,急急地从一旁的大楼里走出来迎接:阿弥陀佛!子排上前:大师好,阿弥陀佛!方丈:不能称大师......耿队向方丈说明来意,主要是问路。方丈一听到有近百人可能经过这里时,马上说:我们这里可以住宿,吃斋饭的。当问到去九亩村的方向时,方丈说,就在庙后右拐就是了。这位方丈主动要求和我们一起合影,一口宁波口音,是舟山人,出家十几年了。他说,出家就没有家了。这位方丈的旁边始终跟随着一穿着打扮时尚的女子,显得很神秘。

  这是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耿队决定开始探路。兵分两路:流星、子排、江心岛留在这里;余下的都跟耿队探路。耿队说我们探个半个小时就回来的,所以不要带背包了。我顺手就拿了只小茶杯塞进冲峰衣的口袋里。出发了!

云河冷坞顶秘境探路记(中)

我们按方丈的指引从定云寺庙的一侧,走上了一条羊径古道,两旁是有几丘高山茶地,茶地的尽头是山竹林,再远是白雾弥漫,这白雾是真正的雾了,因为给你的湿度感很强。这一带就是秘境冷坞顶了,不同的方向就不同的县界,我们走的前方是安吉,后方是临安,右边前方指向余杭。四周弥漫的雾气增添了这秘境的神秘感。走在这羊径古道上的感觉很好,磨光发亮的石块存载过多少人的足迹,也沉定着不少的故事。我仿佛看到有一支抬着嫁妆婚庆的山民队伍从这古道上走过.....
大概走了几百米,到一下坡的分岔口。耿队说,直去的方向就是到安吉的井空里大峡谷。哦,我想起来了,去年我们杭州太阳冬泳队曾搞过溯溪的活动,就是井空里大峡谷。这时耿队选择了左转的小路,是一条野路。大概走了几百米,又到了一岔口。耿队用了方丈的指引选择了右拐,走进了山竹林,还好这竹林小道好象刚有人来砍过修过,因为方丈讲,你们可能过不去,两边的竹子都耷下来了,他边说边用双手做肢体语言。沈子铭判断就是这条路,也许是方丈很长时间没出来了。又是一个右转弯,跨过了一条小小溪,还是走在山竹里的小道上。这样的爬山徒步小径,很适合情侣驴友的!老哥,我一边走一边与沈子铭说话。一会儿,我们走出了山竹林,进入了有灌木有树林的混合林,小道在半山腰横切,因这两天下过雨,又盖满枯枝树叶,很滑。有时是树枝或大的树杆挡道,要拨开或弯腰通过。我后悔没带柴刀来,今天才是真正发挥柴刀作用的时候!而耿队一直走在最前面勘察和开路......我们走出了混合林,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开垦山坡地,当地的山民种植了杉树苗。在这一岔口,往下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段机耕路,而耿队和土老头已左转向上爬,我呼喊阿昌左转。我们在一处木梯桥上拍照留念。这时已经离开寺庙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流星在对讲机里呼叫队长,他们没见到我们回去就出来接我们了。耿队叫他们回去,不要冒险(他们已到了离开定云寺的第一分岔口)。耿队已意识到可能走错路了,但心有不甘,想爬到山顶看个究竟!于是我们向这冷坞顶攀爬。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一看,除了两边悬崖和白雾茫茫,别无他路通向九亩村。我们只好原路退回到那岔口。

在岔口,耿队让沈子铭与和睦先生两人原路返回,回到定云寺开车下山,再从水淋坑到九亩村来接我们。而我们四人则继续探路。

又是一次兵分两路!

云河冷坞顶秘境探路记(下)

冷坞顶下来时,我们每人捡了一根山竹当作拐杖(当地山民种杉树苗时做标记用,种一棵树苗插一根山竹),以便下坡时可借力支撑。在岔口,趁耿队与沈子铭、和睦先生说话时,我拿出茶杯喝水,已经口渴得要命了!兵分两路后,土老头在前面开始下坡,不久,我们就到达了机耕路。
这机耕路是断头路,在断头处搭有工棚,我们以为有人可问一下路,走近一看,空无一人。于是只有沿着机耕路走下去
......
走了三四百米后,拐过一道弯,前方豁然开朗,也许是响午时光也许是空间宽广,这里四周通透,井空里大峡谷核心景色尽收眼底,在绿色茂密植被的背景衬托下,一幢幢洋房民居错落有致,黑色的盘山公路S形盘旋,或穿村而过或消失在山边或出现在你的眼前,富有动感!这时,耿队和阿昌就有的忙了!一个有四只翘角斗拱的凉亭矗立在我们的左边,耿队认出它了--——九亩村不远了。果然,我们的左手上方,出现了一个大村庄!

看看村庄似乎很近,但如果沿盘山公路走那还远的。耿队决定找古道肯定近得多,而且有村庄就有古道,错不了!果然,走过凉亭不久,我们就找到了古道。于是拾阶而上,或转上小石桥或跨跃小溪沟,景观是十分的原生态,让人养眼、放松和惬意!快到村庄时,回头看到,两边的山体形成一个典型的漏斗状山口,山下的白雾开始涌了上来,在这样的山口形成了白浪漫涌景观!阿昌完全被这样的景色迷住了,不停地在拍摄......要进村了,迎接我们的不是村民,而是几条体形中等大小的草狗,它们不停地朝我们猛吠,表达它们不欢迎不友好的坚决态度!而且,有两三只狗还尾随跟在我们后面。好在我们有打狗棍,我和耿队是一边走一边朝后挥着拐杖。

终于遇上了村民,耿队问他们九亩村通向定云寺的最近的山路。他心有不甘,原来半小时就够的,却化了两个多小时!肯定是被方丈误导了!这是以前他无数次探路过程中从未发生过的!于是耿队决定继续探路,又一次兵分两路:阿昌留在村里,耿队、我、土老头继续探路。

又一次出发了!

我们从王二丫农家乐绕到村后,过一丘山地就开始爬山了,这条路有点陡,两旁都是粽叶,好象有人修过也好象是下雨时的流水沟。我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上爬,感觉是又累又饥又渴,但在两老面前不能吐半个累字!想想红军两万五,这点爬山不算苦!我这样在鼓励自己,紧紧跟上耿队的步伐......爬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我们到达了山岙,有左右两条路。由于四周还是白雾茫茫,看不清远方,但通向冷坞顶、定云寺路的方向应该是对了。我们体力已经快到极限,而且一直没得到补充。耿队决定:返回九亩村。

阿昌已在村道上迎接,递过来在村小店买来的湖南产糕饼,我们一人一只,狼吞虎咽起来。阿昌说已叫小店老板娘在烧四碗面,我们连说好好好!

在小店老板娘家,我们一边吃面喝高山茶烤火聊天,一边等待沈子铭他们的到来。耿队一边烤火一边对着对讲机喂喂喂,他的手机已没电了,还好阿昌的手机有电有江心岛他们几人的联系号码。耿队已经失水很严重了,喝了好多茶水也不见上卫生间!我在烤火享受温暖的同时,也深深体会到探路的艰辛和艰难!

话表两头:沈子铭、和睦先生在岔口与我们分别后回到定云寺,与流星、子排、江心岛汇合。原想在寺庙里吃斋饭,但已找不到早上碰到的有斋饭吃方丈。后来只有在下山的途中解决,因为已过正常的饭点时间,也只好找了一家小店吃面条。由于雾气很大,车子开不快,再加上导航误导,下山后又要进入井空里大峡谷的路线不熟悉,七转八拐的就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终于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九亩村!

我们在九亩村村委拍照留念后,踏上了回杭的返程。

再见!秘境冷坞顶!

再见!井空里大峡谷!



作者:
责任编辑:

[1]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0):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MENU

热点信息 TOP 10



登录 LOGIN
Powered by: ymInfo Version 2.2.0
Copyright © 2003 sun-winterswimmer All Rights Reserved.